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章 转机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在得知杨岸三人出自药王殿之后,康延年态度明显转圜了不少,不再像刚刚那样咄咄逼人,处处审视;毕竟药王殿自建立之后,就从不参与江湖争斗,只是施医布药,善行天下,在越国民间,药王殿杨守一有活神仙之称,越国境内数次瘟疫爆发,参与施救的民间医者均有药王殿之人。因此,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官府,药王殿的名声都是出奇的好,毕竟从不找麻烦,还帮人解决麻烦的人谁不喜欢。

杨陌三人在自报家门之后,也终于有了座位,并且看到了刘慧妃案的卷宗;

杨陌就在康延年面前细细的看了一遍卷宗,并把自己的看完后的疑惑,提了出来。

太康十四年,刘慧妃薨于自己的紫薇殿,经仵作勘验,刘慧妃死于剧毒,然刘慧妃的饮食一直由其贴身侍女刘梅负责,刘梅言刘慧妃在饮下李东亭的药侍熬好的药之前,未饮食其他食物,待饮下药汁一刻钟后,暴毙而亡,经查是御医李东亭所为,

“康大人,不知当年侦办此案的人可还在督察院?此处杨某甚是疑惑,想向他请教一下,”杨陌道;

“这位小兄弟有何处疑惑?”康延年道;

“我们都知道,毒害皇家之人是全家杀头的大罪,可是卷宗上说经查是御医李东亭毒杀刘慧妃,而且在李东亭毒杀刘慧妃之后,并没有逃走,而是在御医院正常当值,此为一;

卷宗上说刘慧妃中毒身亡,仵作也确认这一点,可是却没有言明是中了哪种毒,要知道皇室的贵妃横死,这是大案,为何没有将所中之毒查明?此为二;

要查处刘慧妃是中何种毒而亡,其实并不难,只需要看看御医李东亭所开药方即可,也可以让其他御医观其药渣也能查个明白,为何单单把一个最好查的线索搁置不查呢?”杨陌言道。

“不是不查,而是没法查,李东亭的药方还在,药渣却不见了,那个地方是皇宫,因为争宠而消失不见的妃子也不是一个两个,所以,所有人都不敢查了,查清楚了,大概率是皇家丑闻,说不定参与此案查证的人会被灭口,所以匆匆结案,可是紧接着就是五皇子和一十二位官员遭刺杀,这就不得不让人和这件案子联想到了一起。

正巧你们三人在京都查这个陈年旧案,所幸找三位过来,重提此案,一起参详参详,我们督察院不好为已了结的旧案大张旗鼓的查,免得朝中有人以为督察院又在打击异己”,康延年给杨陌解释了其中缘由,要想和别人合作查案,那就不能隐藏线索,免得到时候查案的方向错了,就得不偿失了。

杨陌三人不由得一阵心寒,你们查案害怕被灭口,就找个替罪羊李东亭,致使他全家罹难,要不是师父和大师兄赶得及时,李瓶儿也活不了。这帮当官的,心是真的黑啊!

药渣不见了,这分明是有内鬼,要么是真正作案的人拿走的,目的就是为了销毁证据;要么就是这帮办案的人拿走的,目的是方便往李东亭头上栽赃,现在看来,五师姐的父亲大概率是被栽赃,师父当年宰了那么多人,估计大部分参与栽赃的人都挂了,接下来就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了,有的话,找出来弄死,给五师姐的父亲报仇,杨陌理了理思路。

要想查出药渣丢失的原因,势必就要盘问当时参与办案的人,而且还需要询问当时在紫薇殿当值的人,询问参与办案的人好说,找督查院就行;询问紫薇殿的人,这势必就要进宫,就现在他们三人的身份,进宫是想都别想;那现在能做的就只剩下当年参与办案的人了;如今六年过去了,就算问了这些人,他们又能记得多少细节,而且就算说的细节,谁敢保证他们说的就是真的?

三人都没有什么好的头绪,康延年就更别说了,要是有头绪,他也不会等了六年还不破案。

杨陌三人回到客栈,在二师兄的房内又互相参详了半天,仍旧是没有头绪,只好作罢各自回房;

杨陌在房门口就发现不对,因为他夹在门缝处的一根头发没了,店小二没有呼唤不会私自进客人房间,那么……这就有趣了。

轻轻打开房门,杨陌在房间里仔细的观察,几乎和自己早上走的时候别无二致,只是这床边的床单为何会如此工整,作为一个没有强迫症的大小伙子,早上起床能把被子叠一下已是难得,床单只要没掉地上,谁会管他?更别说工整的地方居然是自己下床的位置。

杨陌在床边仔细观察,终于在床头位置发现了一根倒置的针,针头黝黑,尖朝上尾朝下,不仔细看还真会中招,用布把针包裹好,拿起来在鼻子边闻了闻,居然是黑头草的毒,见血封喉,中毒之后不出五息,必亡!这是要下死手啊!

杨陌没有声张,而是出门喊了二师兄和五师姐……

傍晚时分,离师兄弟暂居的客栈不远的小巷子里,一个中年男人被堵在了里面,后边一个人,前边两个人将中年男人的路堵的死死的;后边一个的是二师兄杨岸,前边两个是杨陌和李瓶儿;

“这位仁兄,跟着我师妹,去了药堂,又在我师妹走了之后询问她买了什么药,如此关心我们师兄妹,这是为何?”二师兄杨岸问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