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3章 身体就是最可靠的武器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杨陌和四师兄二人说干就干,带上四师兄私藏的成品,在主殿找到师父,开口就说给药王殿寻了一门大生意,以后药王殿不愁吃穿了;

师父瞅着眼前两个奇形怪状的徒弟,很是不解,一个天生的瘦高,另一个明显是刚加工过的通红双耳,就这种货色还能有大生意?你俩啥时候下山了?老四整天躲在院子里叮叮咣咣的敲个不停,小六还小,屁都不懂!

师父语气明显不善:“哦,还有大生意?给为师说道说道,要是说不出个子午寅卯来,小六还小不懂事,你这个当师兄的一顿打是少不了的,这就是你们消遣为师的代价,你看看你,跟你说多少次了,多吃点肉,少打点铁,长胖一点给师父长长脸,要不你下山去,别人还以为咱们药王殿过不下去了,把人都饿成你这样了!”

四师兄明显很委屈,他长的瘦,又不是今天才长的瘦的,自小就这样,师父您老人家也给调理了很长时间,最后不得不放弃,害怕因为身上多了几斤肉增加了整个脏器的负担,得不偿失!

“师父莫急,是这个东西,我和小师弟偶然间发现原理,制作成的,您看看,这个东西叫望远镜,能看到远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!”四师兄没敢把望远镜占为己有,毕竟大师兄已经知道了这是小六发现的!

师父依着杨陌的解释,来到院中对着远处的大山一通的瞄,发现确实能看到更远的地方,也是一阵的惊讶!

回屋后坐定,师父问道:“说说你们的大生意。”

四师兄赶紧把杨陌‘让师父找秦州知府’的话重复了一遍,师父想了一会儿,说道:“此事可行,只是这个物件牵扯到朝廷军略,恐怕咱们供应的时间不会太长,毕竟一件军品不可能让一个人或者铺子把持着供应链,那对国家、对个人都不是好事;”师父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,对很多的事情看的很彻底!

杨陌赶紧解释:“师父,咱们药王殿没想着把持这个东西,而且这个‘望远镜’的制作并不复杂,别人要想仿制并不是难事,咱们只需要供应一年即可,剩余的,咱们不再参与,并且把图纸也给朝廷,我想这样的要求,想来朝廷不会不答应吧!”

“你不了解那帮狗官的心有多黑,如果敢这么直接送上去,把你宰了占为己有的可能性非常大;这件事让为师来想办法,你们不用管了,只管着多造一些这个…这个望远镜就好。”师父下了定论。

二人给师父施礼离开主殿,回去之后,便开始了大量采购水晶,并且杨陌终于摆脱了无所事事的境地,在四师兄的小院里,忙的他是脚不沾地!就这还是把镜筒的制作包给了山下铁匠铺子,四师兄负责打磨水晶,杨陌负责安装调试;整整一个月,两人都没有出院门的机会,连饭都是瓶儿师姐送过去的!

在五月初的时候,首批的一千支全部制作完成,朝廷负责运输的队伍也过来了,是一支五百余人的军队,看来师父的人脉还是很广的!

一只望远镜作价一百两,一千只共计给了药王殿十万两白银,银货两讫,临走的时候,师父还把图纸让他们带走了;看着运送望远镜的队伍远去,师父对着一众徒弟说道:“好说歹说,只给咱们这第一批的钱,剩余的咱们不再参与,不过好歹赚了一笔!”

这何止是赚了一笔,这是赚了一大笔啊!镜筒本来一个铁皮筒子,不值钱,两块水晶还值点钱,那也就十两顶天了,如果不算四师兄和杨陌的人工,一只望远镜成本价顶多十五两,一笔就赚回来八万五千两白银,这都顶上药王殿快三年的收益了。

杨陌和四师兄知道这个收益的数值之后,在药王殿走路腰都挺直了好多,时不时的去三师兄那里说一下这笔收益有多大,这几年让他不用干活了,要把他养的更胖些,弄得三师兄老大的不高兴;

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三师兄扬言,他俩要是再敢在他面前转悠,就给他俩下泻药,跑都跑不及的那种!这才让杨陌和四师兄消停下来。

结束了大厂打螺丝的生活体验后,杨陌又回到了无所事事、无业游民的状态;整日里窜上窜下,让几位师兄(姐)是烦不胜烦!最后大师兄拍板定案,让四师兄带着杨陌下山行医,并且规定了路线,往远些走,给出的理由是:近处的都被瓶儿师姐转了两遍了!

杨陌高兴、留在家中的师兄师姐也高兴,彼此告别!只有四师兄不高兴的世界成功达成;四师兄不愿下山,他觉得下山行医是在浪费他的生命,他的生命应该投入到伟大的物理事业中,但是这是传统,他窝在山上做望远镜,已经快两个月没下山行医了;最重要的是他和杨陌最近抬头挺胸的状态非常招人厌。

二人离山时,背篓草药满满,囊中鼓鼓信心满满;

二人回山时,背篓草药空空,囊中羞涩破衣烂衫;

一个月的山中穿行,把两人的锐气早就磨没了,说起来大师兄也是真损,两人这一趟走的基本上都是山村,从这个山村到下一个山村甚至要走两天!风餐露宿的一个月,与两个人回山时的状态甚是相得;

回山后,两人好久都没有说话的兴致,这一个月过得太苦了,在山村中行医布药,吃住当然没问题,可是路上太苦了,而且这一个月一多半都花在了路上!

看到二人少言寡语的状态,师兄师姐们对大师兄的安排甚是钦佩!到底是大师兄,见多识广的一下就切中要害,看看这回来的两人,多好!

杨陌和四师兄离山时,是五月中旬,正是夏收的季节,一个月后回来,夏收基本结束,盛夏也到了!

满山的翠绿漫铺,繁花点缀,鸟雀飞掠,蝉鸣阵阵,正是平阳山一年当中最美的时节。

杨陌修整了两天,终于缓过劲来了,来到后山的药田里漫步,漫无目的观赏山上田间的美景,相比下山行医的辛苦,还是这样无所事事的状态让人迷恋;当杨陌围着药田走到第三圈的时候,一阵破风声从身侧传来,杨陌刚想躲,一支没有箭头的箭杆就直直打在他的肩头,杨陌都没抬头,就开口道:“二师兄!你又吓我。”

“谁有空吓你啊!我是看你在药田里都走了三个来回,还没完,你要干什么啊?弄得药农们都不知所措了,以为你来查看草药的长势呢!”二师兄一个腾跃就来到了杨陌的跟前。

“我这不是刚回来,没事情干,在咱们的药田里走走嘛!”杨陌给二师兄解释道。

“那也不要在药田里转太长时间,弄得药农们以为你对草药的长势不满意呢;任这药农们种就是了,这么多年了药农们都没有糊弄过主家,不要寒了他们的心”二师兄制止了杨陌在药田乱走的行为,这会打乱药农们的秩序,眼瞅着主家有人在一块药田里站的时间这么长,肯定会以为你不满意,要是再胡乱施肥,乱了草药的生长规律,只会收成更低。

“哦!我光想着在这瞎转了,没想那么多,我这就换个地方。”杨陌觉得二师兄说的有理,赶紧准备离开;

“要是实在没事干的话,不要瞎转悠了,气机不能练了,就练练身法和近战,走,去二师兄的住处,二师兄陪你练练”二师兄说道,他也是从杨陌这个阶段走过来的,也有过类似的境遇,虽然按照师父所说的厚积薄发没错,但是也不能就这样荒废掉这段厚积的时间,他也是在那段被师父压制修为的时间里,学会了射箭,从此迷恋上了射箭!

回到二师兄的住处,二师兄开始陪着杨陌练习身法和近战,都到杨陌是被四师兄影响,喜欢使用暗器,可是只有他们这些师兄(姐)才知道,其实杨陌的近身战非常出众;由于他们药王殿的弟子,从小就开始学习医理药性,对人体的穴位了如指掌,近身战时,招招不离大穴、要穴;但是杨陌参考了那个世界里‘截拳道’理念,把近身战的招式变的更加简单直接。就连师父都说过杨陌的近身战法太过凌厉,缺乏药王殿含蓄美。

杨陌对师父的评价不以为然,您老人家修为高深,甩甩袖子就能把人拍死,我这都到了近身战的地步,还讲究什么美不美的,先把敌人弄死了才是最美的。

二师兄跟杨陌过招不是一次两次了,在两人都不动用修为的的情况下,也被杨陌时不时蹦出的杀招弄一阵慌乱,因此对杨陌的近身战发也很是推崇!

他和杨陌的想法是一致的,与敌交手,如若修为相近,最后难免会近身相搏,这时候谁的招式狠辣,谁活下来的希望越大;因此时不时的就会和杨陌过招,探讨一下哪些招式用起来更快,虽然二师兄的近身兵器是一把软剑,练剑的时候也有与之相应的身法,但是本着艺多不压身的理念,二师兄还是很认同杨陌的看法的——当所有的外物都无法依靠时,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可靠的武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天珠变

唐家三少

二次元马甲系统

哆啦i梦

背锅大掌门

牧尘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