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9章 四条腿就是比两条腿的快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战事紧张,没人敢耽搁,因此从平阳山到秦州大营六百里的路程,一行人只用了五天,说一句日夜兼程都不为过;

刚到大营,师父就直接把这几天在路上思考并撰写的防疫治疫的策略,交给秦州南路军指挥使李道睿;能做到指挥使的人,没有莽汉,他虽为军人,但是对民间的消息也了解甚多,勘验了师父的特旨,确认无误后,对师傅一躬到地,这是对杨神仙的尊重,也是希望师父能尽心做好防治疫疾的工作,了却他手下军士们的后顾之忧。

既然确认了是药王殿杨神仙,那边没有什么可疑虑的了,按着师父的章程,全盘照做,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做,他们是军人,不懂医术,所以不敢插手,甚至连一条半条的章程都不敢更改,谁知道更改的这一条会不会让弟兄们因此丧命啊!

秦州南路军,还算是不叫幸运,还没有爆发疫疾,而染疾的是西云州的北路和东路军,也是因为那两路大军打的太凶了,差点没把西云州的乱军给杀光,乱军也实在是被杀怕了,打又打不过,甚至逃都逃不了,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不过想想也就了然了,西云州紧邻京都,这时候大军还不下死手,等着乱军打进京都么?到时候领军大将谁都活不了。

杨陌和三师兄吐了一路,还没缓过来呢,就被师父给派出去治疗驱虫杀虫的毒药;事情太多,杨陌也跟着过去了,将草药名单列出来,交给身后的军士,然后就是坐等物资运来,三师兄想着能坐下来好好缓缓路上疲惫,结果仅仅一个时辰,就用了一个时辰,他需要的所有药材物资,全部到位,还分门别类的放的异常整齐;弄的三师兄一阵的无奈,他真的很想让这些军士在这会儿…不…就今天一天,效率低一点,他到这会儿了还时不时的想吐,坐在马车上赶路的后劲儿太大了。

忍着时不时涌起的恶心,三师兄和杨陌两人开始教军士们如何把草药磨成粉末,然后掺在一起,开始满军营的撒药粉,弄得满军营都烟尘滚滚的,特别是军士休憩的营房更是重中之重;这下好了,军营里的虫子都没了,就是满军营的喷嚏声不绝于耳。就这愣是没有一个军士埋怨,他们知道这是在救他们的命,打喷嚏总比染疫丧命的强。

而后支起大锅,开始烧水,锅里洒满了草药和石灰,所有的军士,上至将军指挥使,下至小兵火头军,一个都没跑,全部挨个洗澡,包括衣物也全部要泡过了药水才能穿。一时间整个军营的军士们都干净了很多,让习惯了臭味熏天的军士们很是不适应。巡逻的军士更是十二个时辰不停的在军营四周巡视,遇见老鼠必须第一时间弄死,然后烧掉!

连续三天的努力,终于让师父长舒了一口气,也给了指挥使李道睿吃了一颗定心丸,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疫疾爆发,也是很小的范围,随时都能控制!

但是军队存在的意义就是打仗,不可能在一处猫着不动,因此随着大军的开拔,每到一处都会将驻地的蛇虫鼠蚁杀个精光,驱虫药粉撒的烟尘滚滚。

师父和大师兄每日都在军中巡视,而杨陌和三师兄两人则时不时到军营的外围巡视一番,药王殿师徒四人都知道,叛军可能掌握了能传播疫疾的手段,要么是物,要么是染有鼠疫的动物,因此都格外的小心。

在此期间,秦州南路军和叛军交手了两三次,每次都是大胜,杀的人头滚滚;叛军更是望风而逃;越是这样,杨陌的神经就崩的越紧,他知道快把叛军给逼急了,叛军逼急了,为了活命,没有其他办法,就只能用鼠疫这一招了,在西云州用了而且效果很好,在秦州再用一次为什么不行!

而身处战区,杨陌的身边也开始有军士跟随了,由于师父在军营内活动,甚少外出,只有杨陌和三师兄会时不时在外围转圈,他的安全就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,护送他们过来的校尉方云带着十余名军士,一直不离左右。

杨陌知道老鼠的习性,那就是昼伏夜出,因此杨陌也开始调整自己的作息,白天休息睡觉,晚上则整夜的在周边巡视;他也想看看叛军究竟用了什么办法,能把鼠疫给传播出去;有时候,好奇心比任务更能驱动一个人去努力;

终于在秦州南路军连下三城之后,叛军已经开始往北部旱原县撤退了,而且时间已经到了十月下旬,天气转凉,朝廷大军物资充盈,叛军本来就是趁着旱灾起事,三州之地粮食短缺,他们已经露出了颓势。所有人都相信用不了多久,叛军就会被剿灭。

连续将近一旬的昼夜颠倒,杨陌仍旧精神健旺,身边跟随的人也从开始十余人变成了现在的四五人,而方云仍旧紧跟杨陌;这一夜杨陌如往常一样,在军营北侧猫点,杨陌选择军营北侧的原因是北边两里开外有山林,山势陡峭,大队人马不可能从此处偷袭,但是小股人马藏匿还是不成问题的!

寅时三刻的时候,天是最黑的,也是人们最累最想休息的时候,有几个黑影开始慢慢的从树林中出来,缓缓的向军营移动,本来都有些困意的杨陌,听到了远处树枝折断的声音,顿时来了精神;那些树枝,是杨陌专门寻了许久归集起来的干树枝,而且都是细长的小树枝,踩上就会折断,发出响声;身旁的方云也听到了动静,立刻也精神起来。

因为时间临近黎明,天色异常的黑暗,看不到人影,但是能从时不时响起的树枝断裂声中,猜测到大致的位置;方云立刻判断出来,这不是自己人,自己人临近军营都会主动暴露自己,甚至会打起火把,防止被守夜的军士误伤;

杨陌压了压方云的肩膀,示意他安静,不要惊扰的那些人,走近了才好捉拿;这些人走的很小心,从听到第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,判断他们应该距离自己这些人不足百步,而第二声响起的时候距离自己大概有七八十步,这么短的距离,他们居然用了半刻钟的时间,谨小慎微的厉害啊!

不清楚对面来人的修为,杨陌和方云几位军士,都屏住了呼吸,恐怕惊走了来人,终于在距离杨陌几人的藏身处只有二十余步的时候,那些人好像发现了什么,这个距离已经大致看清楚人影了,杨陌看到这几个人扭头就往回跑!这还了得,老子蹲了你这么长时间,你说走就走!连声招呼都不打,我不要面子么!

杨陌怒了,一个箭步就跳出藏身点,俯身就追了上去,方云紧随其后;身后的军士也没有闲着,拉弓射箭,一支响箭在寂静的夜里骤然响起,火箭也几乎同时往来人的方向射去,不求伤弟敌,只求照亮来人的身形,方便杨陌和方云追击敌人;

这些人里看来是藏有重要的人物啊!居然有人留下断后,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给他,杨陌一支手弩的箭矢就把他放翻在地,越过他的身体直接向前追去;

前面的人逃跑的速度很快,随着火箭不断地发射,让杨陌能很清楚的看清楚前面的几个人,顾不了那么多了,再让他们往前跑就进树林了,到时候天黑林密就更不好找了,扒着手弩上的机关,对着前面的人就是一阵攒射,这时跑在最前面的人突然趴了下去,居然手脚并用的往前飞奔,比他站着跑的时候要快很多,也正是他这一趴,正好躲过了杨陌的弩箭,再次拨动机关的时候,只是发出空饷,没有弩箭射出,这是八支全部射完了。

杨陌揣好手弩,就往前可劲的追,结果证明四条腿确实比两条腿跑的快,追到最后,还是让前面四条腿跑的人给跑进了树林,杨陌没有犹豫,一个闪身就要往里冲,结果被方云一把给捞了回来,抱着杨陌就往一边翻滚,而且在地上也没有停留,而是一个劲的往侧方翻滚,杨陌被方云抱着翻滚的时候,听到方云一声闷吭,在翻滚的过程中,杨陌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方云的身上扎进自己的肩头,直到两人翻进了一个地坑里,才停了下来;

杨陌赶紧翻身查看,才发现扎进杨陌肩头的是一支射中方云后背的箭矢,可能箭矢当时只是射中了方云,在两人翻滚的过程中,箭矢尾部着地硬生生压进方云的体内,而后,穿体而过又扎进了杨陌的肩头。

杨陌一看,不顾自己身上飚出的鲜血,上手就先给方云包扎;这时军营里出来的军士已经到达了杨陌他们刚刚藏身的地方,对着树林的方向开始射箭!

终于压制住了树林里的弓箭手,方云这时才开口道:“我应该没有大碍,箭矢只是穿体而过,没有伤及肺腑,不用担心!”

等到赶来的军士将他们二人挡在身后,杨陌才起身,搀扶着方云往军营的方向走去,临走的时候,还交代道:“那些被射中的人,都是中了毒的,没有死,一定都带回去,方便审问;”

见到方云点头,军士们点头称是,两人一个抬着那些中毒的叛军返回军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