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8章 药王殿的路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次日,周朗和沈晴儿联袂而至,看见杨陌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,很是惊讶!“你这是咋了?你不要告诉我,你昨日离开我家之后没有回来睡觉,而是拐了个弯去了青楼!要真是这样我可要鄙视你了,都不说喊我一声,真是的!”周朗一开口就没好话,他自己的表妹还在身边呢,张口闭口的青楼,一点都知道避讳。

沈晴儿在一边听着周朗满口胡柴,在他的后背啪啪的拍了好几巴掌,看着周朗讨饶才放过他。

“滚蛋,我哪有那种心思啊!昨日从你家出来,突然觉得自己成了有钱人,感觉有些不真实,昨晚死活睡不着!”杨陌回道,他昨夜确实是因为这件事失眠了,平常二师兄给他个百十两就不错了,他哪见过十万两白银是什么样子啊,穷人乍富,一时间难免思绪不定。

“哈哈哈哈,你看看你,前几天借我钱的时候还说自己也是个富人,如今露马脚了吧!挣了自己该得的钱有什么好想的,花就是了!”周朗回答的很是无所谓。

“前几日,因为姑父的事儿,耽误了陌哥儿的游玩,如今事情已过,咱们今日继续,你看我和表哥一大早就过来了,行程表哥也拟好了,保证不再当无头苍蝇那样乱窜了。”沈晴儿这几日在家中也是很担心,但是他作为女儿家又没有什么办法,每日只能在家里向父亲打听事情的进展。

沈家这次也是上下打点的为周航奔走,周航在大牢里一点罪都没受就是沈家的关系;如今雨过天晴,虽然周家损失了一点钱财,但是人出来了,那就没事了,损失的钱还能再挣回来,如今的琉璃生意,周家就拉上了沈家一起发财,同样也是要借助沈家的人脉和商队渠道,买的越多,才能挣得越多,在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吃独食。要知道打压一个人和打压一群人的难度可是完全不一样,周家祖祖辈辈经商,更是深谙其道。

杨陌草草的梳洗一下,就随他们二人下楼,白帝城游玩四人组又重新出现,经历这场风波,杨陌与他们二人的关系又近了一步,如果说以前他们是朋友的话,顶多算是合得来的普通朋友,可是在经历的周航入狱,杨陌挺身相救的戏码之后,周朗已经完全把杨陌当成了自己的朋友,杨陌亦然!共患难才能知人心,古人诚不我欺。

“小陌,你说你会医术,这是你们药王殿的看家本事我信,你说你有修为,你们整日穿山越岭行走天下,为了防身自保我也信;但是你会断案怎么解释?还有你居然还会用刑,你知道么?在你对那个小厮用刑的时候,你表情淡定的就想在玩泥巴,我都不敢确定你是不是个变态?”三主一仆,坐在一个临湖雅座上吃饭赏景的时候,周朗还是没忍住,问出了自己的疑问,如今他们已成为真正的朋友,只要不是太私密的话,问起来,他是毫无压力。

“你才是变态呢!看看你猥琐的样子,一看就不像好人,还有脸说别人是变态,你是怎么想的?”杨陌听闻周朗称呼自己为变态,顿时大怒;这才哪到哪啊!仅仅用了一个最初级的水刑,你就这样,要是把自己所知道的其他刑罚说出来,周朗还不把自己当成变态杀人狂啊。真应该让他看看《满清十大酷刑》,不对!那部片子好像是个三级片,估计这货会看的非常起劲儿。

“陌哥儿,你说说呗!我也很好奇啊!一个人能有你一样的本事就已经很厉害了,你居然会这么多,怎么不让人好奇啊?”还是沈晴儿的话好听,话里话外带着称赞,哪像周朗,满嘴的污言秽语,开口就让人不喜,自己怎么会交这种朋友,难道这就是身为家中长子的特性么?大师兄也是这个德性,唉!估计是没有压迫,所以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。所有的老幺都会自动加持一项看脸色的天赋,而且深谙语言的艺术,从不会在言语之间让自己陷入险境,想到这里杨陌一阵的心酸,娘的!当老幺活的真的好艰难!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平常会看一些杂书而已,你们应该听说过‘心疾还需心药医’这句话吧”杨陌看这三个人都是一个劲儿的点头,继续说道:“心疾其实分很多种,我有幸看过关于心疾的一点残篇,上面说人的一切恐惧都来源于死亡,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这句话我想应该很能诠释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了,所以所有的刑罚都是在利用人们的这种恐惧,一次或许有人能鼓足了勇气去面对,但是当经历的次数多了,人的心理就会崩溃,所以我只是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弱点用刑罢了,总比那些血淋淋的用刑要好看些,对吧!”

对个屁,你都没看到你给韩护卫用完刑之后,他看你的眼神,他一个练武的,胆色是不缺的,但是他看杨陌的眼神里都带着恐惧,他是真的害怕杨陌了,说了实话都不信,非要再走一遍流程,说你不是变态我都不信。“就这?”周朗明显带着怀疑;

“那你还想要听什么深奥的知识?你说出来,我现场给你编!”杨陌怒了,都给你编了半天了,你还不信!还是不是好朋友了!这一刻杨陌觉得交个朋友真的好难。他想方云了,方云就没有这么多的问题,而且方云也是老幺,说话很好听的那种老幺。

“那断案呢?你别说你还是在什么残篇上看的,这次说出来我也不信,你休想糊弄我!”怀疑大师周朗在线质疑。

“表哥说的对,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沈晴儿狂刷存在感。

“断案这种事,需要很缜密的思维,这是天生的,我天生对细节就很敏感,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对的地方,连我师父和大师兄都夸我心思缜密,说我是‘心思缜密小郎君’,怎么样?是不是很羡慕?”杨陌的回答让周朗更不开心了,用刑你说你是看到什么破残篇,断案就直接说是天生的!你还能找到比这更敷衍的回答么?

“什么细节不细节的,我不信,除非你证明给我看,来吧!让我看看你天生的天赋;”周朗直接开口质疑;

“你身子莫名的坐直了两次,刚刚你放屁了。”杨陌决定给质疑大师一点颜色看看。

“唉!真的啊!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,就凭我坐直了身体么?”周朗很好奇,他不太清楚坐直和放屁之间的关系;

“因为我闻到臭味了……”杨陌的回答让周朗有些挂不住了,毕竟旁边还有自己的表妹呢!

哈哈哈哈哈

沈晴儿和坠儿两人捂嘴大笑,虽然嘲笑自己的表哥有些不妥,但是她俩是真的忍不住了。

一番笑闹之后,周朗和沈晴儿也不再纠结杨陌怎么会的那么多了,艺多不压身嘛!自己的朋友会得这么多,为他高兴就是了,管他是怎么学来的。

“对了,昨日你不是说你家船帮的千把号人没办法安排么,想出来什么好的办法了么?”杨陌想打听一下那一帮人的安排,毕竟不是一个两个,安排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“有了琉璃这个好宝贝,销路铺开之后,咱们整个大越国的需求量估计是个天大的数字,到时候北上南下的,他们运都运不过来,不愁没饭吃,这还要多亏了你呢,多了一件物件,就会多一门生意,多了这一门生意,他们才能继续吃船运这口饭。而且这个东西带来的利润,估计我爹对以前的漕运都看不上眼了;”周朗回答的很是自然,对杨陌也是真的佩服,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朋友,才学真的没话说。

“谢我干什么,我不是也得到了好处了么,对大家都好的事情,没必要谢来谢去。”杨陌说道;

“我此次南来白帝城,本来就是为了开阔眼界,如今在此逗留已经快一个月了,估计过几天师父回来之后,我就要随着师父继续南下了;在这里先给你们说一下,免得到时候走的仓猝,让你们没有准备!”杨陌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自己快要离去的事情跟他俩说了;

“就不能在这里多待些时日么!再说往南有什么好看的,通关大邑才会富庶一点,穷山恶水的民风彪悍的厉害。”周朗有些舍不得杨陌,好容易找到一个合得来的朋友,还没怎么厮混呢,就要离别,确实心里有些难受。

“呵呵!那可不行,未来的两年,我会奔波在咱们大越国的天南海北,这也是我们药王殿的惯例,师父他老人家不想把自己的徒弟培养成‘何不食肉糜’之辈,那就只有行万里路,看万里风景民俗,再说我是一个行医的,天南海北的病都见识见识,将来才不会成为庸医,你们要知道有时候庸医杀人比歹人更可恶。”杨陌坚定的说道,这是药王殿的路,既然是药王殿的路,那便是他的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天珠变

唐家三少

二次元马甲系统

哆啦i梦

背锅大掌门

牧尘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