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51章 记仇的杨陌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师父听到张有贵的回答也是一阵的为难,他有家难回,远走无去处,这是真的走投无路了;如果留些银两给他,放任不管,那张有贵一家也活不了多久,钱会花光,没有了吃食,他便还要出来劫道,就他这种夯货,早晚都会被人打死或者送官,张有贵一旦出事,这娘仨就彻底活不成了;

没遇见就算了,如今遇上了,师父怎么可能会撒手不管,如果要是真不管不顾了,那他也就不是杨神仙了。

思考了良久之后,师父最后还是下了决定,带上这一家人一起赶往就近的县衙,为他们一家人开出前往平阳山的路引,他们这一家人,平阳山药王殿收了。

一家人懵懵懂懂的跟着师父三人离开了窝棚,前往就近的县城,在县衙,师父报出名号之后果然管用,幸运的是张有贵所在的村子就是归这个县官,直接一张路引开出,县令居然还亲自把师父送出了县衙,让杨陌大开眼界,师父这是有多受当地人的爱戴啊!

看着杨陌惊讶的表情,大师兄淡淡的说道:“别惊讶,小六,师父当年在这里行医布药,行走了近五年,那时候就我还没你大呢!虽然十几年过去了,但是当地人受师父恩惠颇多,他们的烟瘴防治都是师父给配的药方,现在你如果要看他们的县志的话,估计都会有师父大大的一笔。”

果然啊!一份付出一份收获,师父和大师兄在此地耕耘五年,才有了师父所说的‘薄面’;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平白无故的面子和尊重,一切都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挣回来的。

当张有贵拿着路引之后,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药王殿,也知道了他遇到的是杨神仙,这个朴实的汉子,在被杨陌抓住扬言要将他送官的时候都没有下跪,这时却带着一家人,整整齐齐的跪在师父面前大礼参拜,头都磕出血了。

师父没有让这一家人立刻前往平阳山,他们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他们长途跋涉了,只能在县城休养好身体之后才能上路;

看着自己的妻儿清洗之后,穿上了干净的衣物,张有贵恍如隔世,他真没有想到,他们一家还能有吃饱穿好的一天,这都是拜杨神仙所赐,以前总是听说杨神仙是专门救治穷苦百姓的,是穷苦百姓的大恩人,自己没有什么概念,现在遇到了才知道传闻非虚啊!自己一个穷哈哈拦了他老人家的路,不但没有把自己送官,还把一家人都救了,甚至怕自己没有活路,又把自己安排到了药王殿,挨着杨神仙还能会受穷受苦么?

这是救了他们老张家接下来几代人的命啊!就是教的徒弟下手有点重,自己的大腿到现在还疼呢!不过也幸好是他放倒了自己,这才有接下来的机缘,嘿嘿嘿!高高壮壮的汉子笑的见牙不见眼,已经没法见人了。

“好了,别高兴了,你说你们村边上的山里有妖怪?具体在什么地方你需要带我们过去一趟;你是跑了,你家的孩子逃过一劫,但是别人家的孩子可不一定能逃的过去;”杨陌直接打断了张有贵的遐想,师父已经给他俩交代过了,这种巫婆杜绝不了,重要的是官府没下场,全靠民间自发不太靠谱,先把山里吃人的东西宰了再说;

“可是我回去之后,族长见到我,不是还会过来抓我的孩子么,我不敢回去啊!”一个铁打汉子这也不敢那也不敢,也不知道他在船上是怎么讨生活的。

“没让你回去面对你们的族长,只需要带我们到出事的山中即可;”大师兄一锤定音,直接给张有贵吃了个定心丸。

“你看看你这么一个大男人,这也怕那也怕,你说你在船上讨生活我都不信,一条大点的鱼就能把你吓住;”从张有贵把杨陌当成傻子之后,杨陌就话里话外的挤兑他。

“才不是呢!我一个人撑着独木舟就敢出海,在海里我连鲨鱼都宰过;我只是怕族长,连我爹都怕他,更别说我了!”好吧!张有贵对他们族长的惧怕是遗传的,毕竟祖辈都在这种环境中成长!

这里一个村落往往就是由一个族姓组成的,族长往往就是大家庭里最受人们尊敬的人,本事不一定要多大,但是一定会处事公允,德高才能望重,当然也不乏一些奸佞之人当族长为自己家捞好处的,但是族长这个职位和皇帝不一样,不能世袭,族长是需要大家选的!这也许就是最初级的民主吧。

“你不会出来的时候,伤了人吧!”杨陌有点怀疑这个家伙不光是害怕族长,肯定还有别的事。

“我下手有分寸的,看护人是我的一起长的族兄,我怎么会下死手,而且我都还没挨着他呢,他就倒了,你说他是不是知道我要逃啊!”张有贵是憨厚,但是并不傻,想到这里也发现了端倪;

“要是这样的话,估计你们族长是故意放你走的,他估计也不信送孩子进山就能平息山怪的怒火;只不过他没办法直接下令不送你家的孩子,只好让和你比较近的人来看护你,好让你逃走的时候轻松一些,你到现在才想起来,就这你还有脸说别人是傻子!”图穷匕见,杨陌对着张有贵一连串的语言打击,目的就是为了反击他当时把自己当傻子的事。

“好了,好了!你没完了,不就是错把你当傻子了么!怎么这么记仇呢!而且以后老张都要在咱们药王殿讨生活了,是自己人了!”大师兄说的义正言辞,如果不是嘴角一直往上翘的话,杨陌差点就信他了。

三人即刻启程,前往百余里外的陇上村,经过杨陌的解读之后,张有贵也终于明白族长的良苦用心了,族长不忍心让自己孩子去送死,只能派个想放走他的人看护,估计他要再不走,半夜翻墙进家催着他跑的人都准备好了。想通了来龙去脉,张有贵更不敢见族长了,他怕族长为难,因此在路上拼命的给自己化妆,见到什么东西都往自己的脸上抹;

眼看他都快把眼睛给糊住了,杨陌实在忍不住了,拉着张有贵下了马车,在路边的小水塘边,让他把脸洗干净,然后在手上蹭了一些树胶,在他眼角和额头上一抹,而后又捏了两下他的脸皮,好了!张有贵看起来立马长了十岁都不止,张有贵看着水面里自己的倒影一个劲儿的新奇;路上三人生火吃饭的时候,杨陌又把灰烬在他的头发上撒了一些,这下说他张有贵有五十都有人信;

大师兄只是在旁边看了看,笑笑没有说话,只是觉得小师弟的想法很多,什么东西都用的上;

三人是下午出发的,第二日的下午就到了陇上村边上的大山里,问张有贵这座山叫什么,张有贵只说大家都叫后山,他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名字,好吧!在你村子的后边就叫后山,那要是在前边岂不是要叫前山了?起名字真是草率。

在山脚处的一块巨石边,大师兄和杨陌双双下车,让张有贵把马车藏好,他自己也不要远离,就守在这等着完事后一起返回,张有贵几次开口说想要一起进山,都被大师兄和杨陌拒绝了,带着他跟带着个累赘没什么区别,他去了只会添乱。

大师兄看了看杨陌,笑着说道:“让师兄看看你的脚力怎么样”,说着一个纵身窜出去老远,杨陌如今已是天门二品,离三品也已不远了,更何况杨陌还喜欢跟着四师兄学轻身术,因此大师兄一直都没有把杨陌甩开,不过这也是大师兄没有尽力的原因,真要尽力的话,杨陌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儿了;

如同一阵风吹过一般,两人直接从陇上村村后的山路上了山,他们要沿着村民来往的路径走一趟,看看能不能遇到这个山怪,进山之后两人同时放慢了脚步,大师兄在前,杨陌在后,两人相隔有三十余步,杨陌手中紧握手弩,因为是外出行医,杨陌没有带他的刀,只是把方便携带的手弩随身带了过来。

天色渐暗,两人都不在乎,还是不紧不慢的一点点往深山里走去,一路往里走了有五六里路,这时天色已经全暗下来,山里植被茂盛,光线更加暗淡,杨陌在天门境,自身的气机能与外界沟通,虽然范围方圆三丈左右,但是也让他对身边的感知明显高出了通脉境许多;大师兄他是先天,感知比杨陌也不知道高了多少;

山里植被茂盛,虫蚁更是繁多,夜里的山里可比白天热闹多了,虫鸣声、蛙叫声一时间连成一片;

突然杨陌身边的虫鸣声忽然一滞,然后突然就安静下来了,极致的喧闹突然变为极致的安静,让杨陌顿时紧张了起来,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自己,杨陌把手弩抬至胸前,做好了随时发射的准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