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66章 错有错着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这就是你挨个复核过的小路?这就是你了如指掌的小路?你现在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复核堪舆图的?”杨陌彻底无语了。

崔城迷茫的看着周围,时不时的挠挠头,最后无力的说道:“我上次是跟着参军大人过来的,他负责复核,我…我负责保护他。”

杨陌的脑仁儿都开始疼了,现在杨陌严重怀疑,朝廷派崔城去保护特使,看上的就是他宽厚的肩膀,这他娘的就是想让他拿身板儿当盾牌的。

“好吧!老崔已经迷糊了,接下来看你的了!”杨陌扭头,将希望放在了钱海的身上。

“我?我没来过这儿啊!我就是个比大头兵强一点的队正,堪舆图之类的东西也不会到我手上啊!”钱海的回答,让杨陌彻底的没有脾气,这他娘的还不如沿着大路往前跑呢,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三人现在在哪儿!

杨陌三人,现在完全迷路了,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地;只好向北而行,有没有路都是向北走,如果遇到人的话,那就更好了!

他们三人在天黑之前还是没有遇到人,只能在草窝子里休息,幸好中州大地还没有开始下雪,要是下雪的话,他们三个只能在雪地里睡觉,虽然三人都是习武之人,可是在雪地里睡觉还是很受罪的;

睡觉之前,杨陌专门在五十步开外的地方撒上许多干枯的树枝,就如在秦州大营埋伏叛军放鼠疫的那次一样。

三人看着夕阳渐渐落下,天色变成了一片黑暗,都没有了说话兴趣,老崔这个话痨因为自责更加不敢开口了,迷路之后他也不知道被杨陌训了多少次了,这实打实是他犯的错,连狡辩的话都说不出口,只能低头认错。

子时过半的时候,三人席地而卧,都已入睡,甚至崔城的鼾声都打的震天响;杨陌却睡的很轻,他很不习惯在陌生的地方睡觉,说白了就是他有点认床,就算在客栈里他都要翻来覆去很长时间才能入眠。

突然,杨陌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树枝折断的声音,紧接着又是一声,杨陌猛然睁开双眼,起身的同时,已经将怀中的手弩取了出来;上次在伊阳县的树林里射出了几支弩箭,也都被它收了回来,现在他的箭匣里装满了整整十支弩箭,四师兄确实将他的箭匣从八支装改成了十支装。

杨陌没有喊醒崔城,他的鼾声一旦停了,来的人肯定会有所警觉,杨陌发现来人的方向正是南方,看来是追过来的,只是杨陌不明白,他们三个都迷路了,这些人又是怎么一路追踪过来的。

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先把追过来的人干掉才是最紧要的;现在是十一月初,正是月残天黑的时候,而且天上的云彩遮挡了残月,天地之间一片黑暗;杨陌根本看不见人影,但是循着声音还是能判断出一个大致的位置;

杨陌没有犹豫,直接甩出五根毒针,然后静等对方的反应;果然一声闷哼传来,接下来就是一阵树枝折断的声音传了过来,看来是中针之人倒下了,压折了地上的树枝。

紧接着,周围就陷入了一片寂静,就连崔城的鼾声都停了,他只是神经大条,并不是傻子,再说一个傻子也根本不可能修行到天门六品,而且从军多年,对外界的感应还是很敏感的!

在听到声音后,第一时间崔城就醒了,并且摆出了战斗姿态,就连他手中的刀,都被他抽了出来,整个过程中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。

修为最低的钱海也醒了过来,如崔城一样摆出了战斗姿态,只是他抽刀的速度非常的缓慢,看来他也怕发出了声音,暴露了位置。

双方的人都很有耐心,一刻钟的时间里,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杨陌知道再等下去对自己这边不利,因此有些急躁,他想尽快的解决来人,他们好继续逃亡。

杨陌又掏出了一枚毒针,轻轻的往左边的位置甩了出去,他记得左边有一个不大的石头,毒针是四师兄专门做的无声针,除非杨陌的手甩动的声音过大,否则不会发出一点声音,当年四师兄为了做出这种无声针,差点被难为的去上吊,最后不知道实验了多少次才成功;成功的时候四师兄差点没哭出来。

“哒”的一声响起,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突兀;然后就是四个破风之声响起,甚至还传来了弓弦射出箭矢之后的嗡嗡声。这是带着弓箭过来了啊,听的杨陌三人头皮发麻。

声音暴露了出手之人的位置,又是四根无声毒针射出,紧接着就是连续三声的闷哼及倒地的声音,而后便传来脚步渐远的声音,有且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;

杨陌想要上前查看,被崔城一把拉住,然后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,示意他稍安勿躁,崔城害怕是敌人的诱敌之策。

三人安静的又等了一刻钟,对面仍旧没有声音传出,崔城也知道等下去对自己人不利,他被五个人追杀了几百里,经验相当丰富;

崔城悄悄地远离了原来的位置,走了约有十步的距离,然后猛然将手中的火折子扔了过去,火折子在空中遇风起了明火,将刚刚敌人倒地的地方照的清清楚楚。

地上躺着四个人,早已没了动静,离杨陌他们只有十几步的距离;看清楚确实不是敌人的诱敌之策后,杨陌三人走上近前,在地上的四个人身上一阵摸索,除了几两碎银,其他的一无所获。

有原来的经验打底,杨陌和崔城倒不觉得失望,反而是钱海,一个劲儿的在那喊可惜。

现在至少有一个人逃走了,他们待的地方已经暴露,再待下去只会引来更多的敌人;三人立即动身继续往北而行,虽然是夜里,而且还是阴天的夜里,方向很不好判断,但是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了。

天亮的时候,行了半夜的三人终于看到了行人,崔城赶紧上前打听,一问才知道,这里已经偏离了京都方向,偏西偏的厉害;如果按照现在的方向走的话,最后只能走到京都向西的官道,然后再折返向东才能回到京都。

三人颓废的坐在地上,方向偏的太厉害了,这一夜他们等于白跑的几十里路,上了官道还要再折返回来。罪魁祸首就是崔城,这会儿都不敢抬头看杨陌和钱海了。

杨陌实在是看不得一个大男人做出这种动作,说道:“老崔你也不要太自责了,说不定就是因为你指错了路,才让追杀我们的人摸不着头脑,对我们的行踪无法掌握,我们逃到了半夜才有人追上来,就说明他们无法摸透我们的行踪。”

“真的?”杨陌的话确实安慰到了这个糙汉子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;

“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这样,毕竟咱们是走路,而且还他娘的偏离京都偏的这么厉害,别说是敌人了,就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”杨陌越想越是这个理儿。

噗…噗…噗

旁边的钱海实在没忍住,笑出了声,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;昨夜被追杀的压力一下释放了出来,笑完之后,三人都感觉一阵的轻松;

“既然你老崔指的路,连我们自己都想不到,那接下来还是你来指路,只要不往回走,我就不信他们还能追上来,兄弟们的安危就靠你了,我想你不会故意指向正确的方向吧!”杨陌说完话,定定的看着崔城,对他接下来的方向感充满了信心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天珠变

唐家三少

二次元马甲系统

哆啦i梦

背锅大掌门

牧尘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