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3章 误伤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三人连续多日的蹲守,终于在第五日的夜晚有了收获,有黑衣人趁着夜色潜入户部给事中何言良的府邸,正好轮到杨陌蹲守,他顿时来了精神,想想也该有人对接了,毕竟没有人给何言良传递消息,他不可能知道杨陌三人会有人受伤甚至是死掉一两个,既然传了消息让何言良派人盯梢,不收集结果怎么都说不通。

黑衣人进入何府约有一刻钟,便离开了,杨陌没有惊动他,而是在后边跟着,直到看见黑衣人从后门进入一个大院落,又在外边等了近一个时辰,确认黑衣人不是故布疑阵,这才转到这座府邸的正门,气派的门头匾额写着永春侯府。

次日上午,杨岸、杨陌、李瓶儿三人进入督察院,见到了院首康延年,将昨天夜里的发现与康延年一一分说。

康延年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们可知永春侯的来历?”

“我们三人自从毒针之事后,便知道被人盯上了,再去打探消息怕打草惊蛇,所以便没有再去刻意的打探消息”杨岸回答道。

康延年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是啊!既然有人对你们下手了,说明你们三人已经被有心人盯上了,再去打探消息,只会让这背后之人有所警觉,反而不妥;说回这个永春侯王宁,他是当今皇后的胞弟,与皇后乃是一母同胞,甚是亲厚,虽然咱们大越国对外戚防范的厉害,但是虚职的爵位给的并不低,只是不得为官、更不得掌兵;王宁自幼习武,十二岁入玄关境,十七岁破通脉境,二十四岁踏入天门境,要知道从玄关到通脉,再到天门,一境分九品,十八个品级用了十二年就走完了,他那时在年轻一辈中就已无敌手,如今永春侯三十七岁,离先天只一步之遥,说一句天之骄子都不为过,若不是朝堂皇室祖训:外戚不得从政、掌兵,说不得咱们大越国又会出一员猛将,要知道咱们大越国先天高手都不足双掌之数啊!”

杨陌不在意的撇撇嘴,什么猛将,什么不足双掌之数,自己的师父和大师兄二师兄都是先天,师父或许会更高,问了师父什么境界,他也不说;也就是药王殿不参与江湖纷争,不显山不露水,在外边展示的都是药王殿的医术罢了,真要摆出来,光药王殿的先天都有三人,连修为最低的自己都是通脉七品了,这实力还不得吓你们一跳。

康延年抿了一口茶继续道:“黑衣人入了永春侯府,那阻止你们查案的人了,有很大的几率是出自永春侯府,只是永春侯为人颇有君子之风,本官在京城多年,从未听说过有关永春侯的龌龊事,作为外戚不给皇后添麻烦这一点,他永春侯堪为典范,”

牵扯到了皇室,老家伙又开始打太极了,这明显是不想把嫌疑给永春侯做实了,要是做实了,他不查,药王殿的三人也会查,要真查出来是永春侯做的,甚至六年前的刺杀案如果也是他做的,那皇后和皇后所出得二皇子都有可能会灭他的口,牵扯大了,影响朝堂稳定的话,越王甚至会亲自下场将他康延年灭口,这个锅他康延年不想背,也不敢背。

“对了,你们前几天交给我的何忠武,我这边问出点东西,他说六年前他曾奉命远赴苗疆请了一位苗医,为何言良的老母治病,他要是不说六年这个敏感的时间,我差点就给忽略过去,只是请一位苗医治病,我实在想不出来与案件有何关系”康延年道。

杨陌:“苗医,你说的是苗医?”

得到康延年肯定的答复后,杨陌在堂内开始转圈圈,甚至不自觉的又拿出豆子,左手倒右手的开始一颗一颗的数,突然道:“我听说过苗疆的一种手段,就是将蛊毒用药丸封住,让人饮下之后可再胃里停留数日而不破,直至药丸的外壳被胃液所化,蛊虫破壳而出,从而伤人性命,这是否……”

杨陌没有说完,而是盯着康延年,康延年一怔,马上接道:“你是说刘慧妃的死是苗医所为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李东亭开药后并未离开,而是正常当值,说明他对自己的医术有自信,开的药也不会对刘慧妃造成伤害,更不可能下毒,而刘慧妃的死很有可能就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饮下了苗疆药丸,这样很多疑点就说得通了”

“而拿走药渣和药方的人,或许只是为了混淆视听,让查案的人以为真的是有人指使李东亭下手毒杀刘慧妃”杨陌补充道。

康延年:“我马上进宫请旨,何言良是给事中,不请旨无法拿他,先把他控制住再说”

杨岸突然插了一句:“康院首,最好先把自己督查院的人先控制住,不得外出,否则消息传到何言良耳中的速度一定比你到皇宫的速度快”

康延年:“自上次毒针事情之后,我已排查过了,然而人员众多,甚至是在我督察院门口的商贩都有可能是奸细,不过我已做了准备,你们没发现这堂内今日只有我们四人么?”

不过康延年虽然这么说,还是下令督察院今日所有人员许进不许出,然后也没有和杨岸三人客气,直奔皇宫……

康延年是上午进的皇宫,消息也是上午传回来的:何言良死于家中;

杨岸、杨陌、李瓶儿听到这个消息后面面相觑,昨天夜里才和黑衣人见得面,今天上午人就没了,康延年真他娘的是个灾星啊,每次来他这都会出点意外,上次是毒针,这次把嫌疑人给弄没了,说他康延年是那个最大的奸细估计都有人相信了。

康延年一脸颓废的回来了,看见杨岸三人也是一脸的后悔,要是早把何忠武的口供给他们三人看来,还盯个屁啊!直接就把何言良给抓就是了,现在康延年上吊的心都有了,刚给越王汇报完进展,说有重大发现了,请了旨抓人,扭头线索断了,人也不用抓了;他都不敢想想越王会把他喷成什么样!

杨陌有点看不下去这老货的表演,出言安慰道:“何院首不必灰心,不是还有永春侯那一条线索么!其实何言良的死或者消失是可以预见的,毕竟心腹家将消失了五天,傻子都知道是出事了,更何况这个家将还是去过苗疆的人,无论我们是否能把苗医和毒杀刘慧妃的事情联系到一起,这都是个隐患,杀了才是最好的办法,毕竟死人比活人更会保密。”

“理儿是这个理儿,可是就差一点啊!就差一点!何言良的还是自杀,真他娘狠啊,当着家人的面何言良以头撞柱,脑浆子都崩出来了,我们督察院的仵作已经验过尸了,也没有发现中毒迹象;”康延年一说更后悔了,都开始爆粗口了!这个何言良明显知道很多,要不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自杀,这是要把这条线索彻底掐断啊,让所有人都看清楚,他是自杀的,和别人没关系!可他不知道的是,黑衣人去他家的时候已经被杨陌看到了,甚至都跟到了永春侯府!

“那接下来就只剩下永春侯府这条线索了,你给陛下说了,陛下是什么意思?”杨岸说道。

康延年:“我没说,我想先把何言良抓了,这样拿到口供,就可以做实了,给陛下上报的时候,有理有据,否则仅凭一个黑衣人夜访何府怎么能对大越侯爵展开侦察?”

这老货明显是不想自己得罪永春侯,毕竟那是皇后的亲弟弟,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,以及越王的首肯,他绝对会避而远之,康延年为官多年,深谙明哲保身之道。

“当年刘慧妃案发生后,京城官员有一十三人被刺身亡,其中还包括五皇子,陛下因此极为震怒,现在督察刘慧妃案,只要在陛下面前提及,陛下就会想起六年前震惊京都的刺杀案,每每提及,陛下必会问及刺杀案的进度,我要是有线索也不会等六年还不破案,可是刺杀元凶极为果决,一夜之间连杀一十三人,而后不知所踪,是谁动的手我都没头绪,而且能刺杀得了五皇子啊,那很可能是先天,要知道当时五皇子身边的侍卫光天门境的就有六人,还有一个天门六品的,就这都没有发现刺客,刺客从刺杀到离开,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一丁点的动静,这让我上哪儿查去?就算我查到了又能怎么样?派谁去抓?就我督查院的这帮捕头,修为最高还是通脉境的,谁去谁死,一起去了就一起死”康延年一阵的吐槽,毕竟平时无论越王和他说什么,他都需要默默的听着,不能和任何人说心中抑郁,今天终于抓住机会和三个与朝堂无关的人吐槽一下,也算是小小发泄一下。

杨岸三人默默的对视了一下,都没出声,毕竟他们心里最清楚是谁干的,虽然是为了给师叔李东亭报仇,可这报仇归报仇,一个和仇人没有一点关系的人被连累成这样,还当着他们的面大吐苦水,还是很让他们…嗯…很不好意思。这属于误伤,不能澄清和道歉的那种误伤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