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4章 不称职的县令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杨陌其实也有趁手的兵器,就是一把唐刀,在他十四岁时,四师兄按照杨陌的图纸,专门给他打制的;为此师父还专门在传给他刀法的时候,依着唐刀的样式更改了一些招式,以便更加贴合杨陌的这把刀,杨陌这几年花在这把刀上的时间比他修行的时间还长,不过左右都是提高修为,这一点师父倒是没有阻止杨陌。

夏收结束了,离秋收还远,师父也开始准备今年的天下游历了;药王殿的人就是这样,小的在近处行医布药;老的则会走的更远,这些年师父带着大师兄走遍了大越国的山川南北,行医布药,一出门短则三四个月,长则半年!今年是正好赶上了秦州疫疾,否则师父早就带着大师兄离山了。

但是,当师父和大师兄准备行囊的时候,却听到一个噩耗,南天州南面的百濮州突发鼠疫,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师父的脸色当时就沉下来了,又是鼠疫!杨陌看到师父的脸色不对,连忙问师父缘由。

师父叹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你可知青州知府李登给师父来的信件中说了什么?”发觉这句话白问了,杨陌怎么会知道他私人信件中的内容!继续说道:“李登李伯让在心中言道:初步查明旱原县鼠疫,是人为的,但线索中断,只查到起初霍乱人心,制造谣言的人;此人逃逸,下落不明。要知道这些人在散播谣言的时候,凤鸣山下的疫疾还没有开始爆发呢!如今又出疫疾,还是鼠疫,不得不让深思啊!”

师父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既然疫疾爆发了,那药王殿便不能置身事外,还是如同上次一般,老大、老三、小六随为师出行,赶赴百濮。”

众人躬身称是,杨陌和三师兄也赶紧回到自己的住处收拾行囊,这个不比上次那般无知与巧合,杨陌将自己的唐刀也带上了,并且让三师兄也带上自己的兵刃,以防万一!

三师兄听到师父的话,也明白此次赶赴百濮州,恐怕不会如上次那般顺利,因此在自己的行囊中,大包小瓶的装了不少的毒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

没有敢耽搁,此行南下百濮不下千里,越早出发,就能越早的知道疫疾的具体情况,因此四人一车,匆匆下山,赶赴南疆百濮州。

南天州多山,但大多都在西侧,而百濮州那可是真正的山地之州,整个百濮州,山地错落,江河纵横,湖泊众多,大平原没有,但是小平原却星罗棋布;由于山水较多,因此交通不便。

师父和大师兄行走天下,在百濮之地行医数次,对百濮之地的情况倒是非常了解。

师徒四人紧赶慢赶,舟车更替,用了半月时间才赶到百濮州疫疾爆发地——玉上县;

四人赶到玉上县时,该县周边已被兵士把守戒严,这是大越国针对疫情的预案中第一条实施方案,只有戒严了,才能防止疫疾蔓延,然后才是一系列的控制与治疗。

师父杨神仙的美誉在北方流传甚广,南方偶有得知也局限在很小的区域,也许这就是交通不便带来的信息阻碍吧!

当师父报上名号之后,把守的兵丁一脸的茫然,仍旧坚守岗位,不让四人通行,见名号不管用,只能让兵丁去禀告他的上级,兵丁很是不情愿,心说这几个人真是麻烦,都说明了这里是疫区,不说赶紧离开,竟然还想往里边进,老子好心劝阻,居然不领情!最后被师父磨的没办法了,这好让一个同伴去通知上级,他则仍旧挡在官道中间,格外的坚守原则。

这次等的时间有些长,大约等了有一个时辰,才有一个校尉领着一帮人赶了过来;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小兵能接触到的官啊,一个校尉的官职基本上相当于团长了,看来他们应该也是有所准备的。

校尉来到师父面前,翻鞍下马,对着师父拱手道:“不知杨神仙到来,小人这厢有礼了。”

原来这位曹姓校尉是来自南天州,因此对师父杨神仙的大名是早有耳闻,他在百濮领军,也接到了上级的命令,戒严整个玉上县周边,任何人不得进出;但是这个命令中有一个例外,而且是专门注明的例外—--药王殿杨守一除外;或许这是朝廷对师父医术和人品的信任,毕竟几十年如一日,奔赴大越国的各处疫疾,为百姓解恶布药,在发现有效的治疗疫疾的办法后,不求回报的立刻赠予朝廷,这样的人,朝廷必须给予他相应的尊重!

自曹校尉口中得知,玉上县的疫疾在一个月前就爆发了,当时屯长首先发现的,然后赶紧上报里长、亭长、县令;一级级的上报,最后知州下令封锁玉上县,虽然按照原来朝廷下发的预案实施了,但是效果不明显,现在封锁区内的百姓死亡率居高不下;县令现在就在知州那里哭诉求援的呢!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师徒四人能否进去,先了解一下具体疫疾的情况,看看是否能找到最合适的药方!如果不见病人,如盲人摸象,怎么能对症下药!”师父这是着急了。

“放杨神仙进入疫区,这当然没问题,可是… ”曹校尉明显不太想说,但是当着杨神仙的面又不想说谎话。

“说吧!无论什么事情,老夫替你担着了,绝不为难你”;师父看出了曹校尉的犹豫,但是疫情已过去一个月了,现在里面什么样他都不知道,怎么不让他着急。

眼看得到了杨神仙的保证,曹校尉才吞吞吐吐的说出来缘由,原来知州大人,想先面见一下大名鼎鼎的杨神仙,因此让他们这些当兵的如果见到杨神仙,一定要禀告他,并留住杨神仙,等他过来;

师父很是无奈,这玉上县的官员与旱原县的完全不一样,那里当官的比百姓还急,这里的倒是不紧不慢的,还有时间搞四私仪;不过在玉上县想要最快的救治百姓,必须由朝廷出面,这也是效率最高的机构了。‘疫疾之下怠慢者,杀!’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!

又等了近一个时辰,百濮州知州才缓缓而来,仪仗齐全,整齐有序,看的师父连连皱眉;这是真不把玉上县百姓的命当回事啊!

摆足了知州的谱,才迈着官步不急不缓的来到师父面前,拱手施礼,互相介绍;百濮知州名叫武直,跟着过来的还有玉上县的县令;

师父不想与他们做无谓的寒暄,直接要看他们在玉上县中疫疾预案的药方,武知州挥了挥手,县令赶紧拿着预案中的药方给师父过目;师父看了一眼就直接向玉上县县令发问,“四个月之前秦州鼠疫爆发,当时老夫给他重新厘定了针对旱原县的药方,你们这里为什么没有?难道旱原县的药方没有发到这里么?”

官府的邸报无论如何都会有所说明的,更何况这是疫疾,只要是相关的药方都会留存,并第一时间下发地方;

玉上县令开始流汗了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我想那是旱原县的疫疾,旱原离我们玉上相隔一千又五百里,恐不对症,所以……”

所以就不看,不管了,连试试都不试,就直接弃用!

“疫情紧急,为了第一时间了解疫疾的具体症状,我们师徒四人这就进入疫区,得出结论后,老夫会把对症的药方第一时间交予县衙手中,还望县令大人,得到药方后尽快收集药材,给百姓熬制服用!”

师父说完,没有多余的寒暄,师徒四人给武知州施了个礼后,大步进入玉上县,玉上县县令看到杨神仙不顾自身安危的直入疫区,大为感动,他身为县令,怎能落于人后,与武知州作别后,带着一个随从也跟随师徒四人进入疫区。

看着这六人进入疫区,武知州站在外边,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!过了一会儿,向身后的人摆了摆手,有两个人从队伍中越众而出,默默跟着前边队伍也进入到了疫区。

师徒四人和玉上县县令步履匆忙的赶路,师父想尽快的了解情况,边走边与他攀谈,玉上县令名叫崔凯,在任已有三载,按说应该对此次的疫疾出发地非常了解的,可是在师父问他的时候,他居然不清楚;可能觉得这样很没面子,便补充一句‘此次疫疾突发的地方很多,一时间记不清楚’算是了事。

遇着这样一个一问三不知道的极品县令,师父也很无语,只能跟着他先前往县衙,在县衙里查出疫疾的初发地。这样就能针对最源头的疫疾原因进行防治,路上师父就让大师兄带着杨陌离队,去往周边查看染疾的百姓是什么症状。这样两头不耽误,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也耽误不得了!

“大师兄,你发现了么?这个崔县令可是一点都不称职啊!按说这已经算是怠慢疫情了,他难道就不怕挨刀么?”杨陌说出了心中疑惑;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