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3章 小陌陌,你可不能骗我啊!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或许是白帝城的迷人的景色太多了,杨陌和周朗、沈晴儿一连游玩了三天都没有结束,而且三人年龄相仿,周朗二十二岁,沈晴儿小一些刚十七岁,遇上了二十岁的杨陌,共同的年纪、共同的话题以及共同的烦恼,三四日的接触,关系明显近了许多,最大的变化就是称呼;从原来的‘杨公子’变成了小陌陌和陌哥儿,喊杨陌‘小陌陌’的是周朗,喊‘陌哥儿’的沈晴儿。从称呼上就能看得出来,自来熟的周朗明显比沈晴儿奔放了许多;

三人吃过晚膳,临分别时,杨陌说道:“大郎,要不咱们明日休息一天吧!你和晴儿都连着陪了我四天了,我是一个外地专门过来游玩的人,总耽误你们的正事,让我有些不安啊!”人家热情的陪玩了好几天,让杨陌有些不好意思,至于‘大郎’这个称呼,懂得都懂,如果姓武那就更加能够满足杨陌的恶趣味了;

周朗和沈晴儿对视了一眼,眉眼之间都默契的透着笑意,周朗道:“我们的正事就是陪着你玩儿,这也是家中长辈的交代,不把你陪好,我们回去肯定会挨训。你也体谅体谅我们俩吧!回家读书真的很无聊啊!陌哥儿,咱们都是好朋友,急人之所急,你没问题吧!”

“是啊!是啊!要是让我回到家里,就只能学女红了,很无聊的!”沈晴儿在一旁也是一个劲儿的附和。

居然还有这种事!这俩人明显是把自己当星期天过了;

“要是没有打扰到你们,那咱们明日继续,不过咱们能不能先计划一下啊,不能再像这两天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榔头,好多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了;”杨陌一阵的吐槽,这两天真的跑了好多的冤枉路,明明一个景点就在不远处,结果他俩应是要跑好远,去别的景点,到了第二天突然想起来又要转这个错过的景点,走近才发现就在之前看过景点的旁边;这毫无计划的乱窜,真的很费腿啊!

“好的!好的!这件事情交给我,前两天是没有经验,我今晚就回去把计划列出来,争取不再走冤枉路。”周朗拍着胸脯打包票,这确实是他的错,他只是一时间没想到就近的景点,真不是故意瞎跑的。已经傍晚了,三人约好明日的集结地,各自散去。

结果第二日,杨陌在约好的地点和沈晴儿等了周朗一个上午都不见人,周朗随性归随性,但也是一个很守时守信的人,不但能够爽约,而且连派个人通知一下的程序都没做,那么必定是遇到事儿了;杨陌和沈晴儿也有些担心,于是杨陌和沈晴儿主仆,便直接赶往周朗的家中一探究竟,如果没事的话,宰周朗一顿是应有之义,如果有事的话,看看能不能帮上忙。

周朗和沈晴儿是姑表亲,周朗的母亲是沈晴儿的姑姑;沈晴儿对周朗家也很是熟悉,一两刻的功夫便到了周朗的家;大老远的就看见周朗家高大的门楼,与沈晴儿家相比也不遑多让,只是门前却聚集了许多人;三人走近了才发现,原来周朗的家门口已经被两个衙役把住了,单手按刀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还在时不时的挥手驱赶看热闹的人群;

三人走近,想要问问缘由,却正好被周府出门的管家看见,赶紧上前问好:“表小姐,您怎么今天来了?我这出门就是要往沈府报信的,这帮狗才把老爷抓走了,还不让周府的主人家出来。”

沈晴儿和杨陌一怔,怎么人被抓走,还要软禁周府的人?这可不是小事啊!一番盘问才知道,原来这两日周朗的家中再给院内的水池换水,以便迎接即将到来的盛夏,这也是富贵人家常做事,毕竟院中的水池大多不是活水,在经历了整个冬季之后,水下沉寂了许多污泥,每年夏季来临之前都要将池中的淤泥清理一番,并换上新水,防止夏季池塘发臭;

没想到刚把池中的水排净,便在池中发现了尸体,而且还是女尸,于是周府赶紧报官,经过捕头衙役的一番打捞和仵作勘验,原来这个女尸是霍家铺子的老板娘,因为女红手艺精湛,因此周府主人家的衣物,大多都是由她来制作的,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私人订制。也正是因此,这个霍家娘子能经常出入周府;却不想这个霍家娘子在前日就不见踪迹,霍家也已经于前日就报官了,原本以为是因为霍家娘子有几分姿色被人掳走了,却不想她死在了周府。

“我们能否进去?”杨陌直接发问,管家知道的毕竟都是听说,真实情况到底是怎么样,还是要问清楚当事人。

管家没有立即回话,而是看着沈晴儿,毕竟这是和表小姐一起过来的,不回答不好;

“无妨,张叔如实说就好,陌哥儿是我和表哥的朋友,我们今天本来就约好了表哥出去的,结果表哥没来,这我们才赶过来一探究竟的!”沈晴儿的话让管家放心了,于是管家直接对着杨陌施了一礼回道:“小人见过公子,现在除了周府的主人家,其他人进出周府是没有问题的;王捕头专门过来传的话,说是县令老爷下的令。”

杨陌和沈晴儿也没有在外边停留,在管家的引领下直接进入了周府,走进内院的时候,发现一帮人正在内院的一个池子里挖淤泥,原本该直接运走的淤泥,却被晾晒在水池边,臭气熏天,居然还有人在挖上来的淤泥里翻找;杨陌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些人一定就是官府的人。除了他们没有人有闲心去翻检淤泥找线索。

走到内庭,杨陌不好再胡乱走了,沈晴儿是表小姐,在内院里走来走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,但是杨陌一个外人就需要避嫌了;

过了一会儿,周朗急匆匆的赶了过来,见到杨陌先是致歉,家中遇见这种事儿,他也确实忘了与杨陌的约定,甚至都没有想到派人去通知,这确实是失礼。

杨陌哪还有空理这些俗礼,直接让周朗给他详细的介绍事情的经过,越详细越好;

经过周朗的介绍,与管家说的出入不大,只是有些细节比管家要详细;

前日霍家娘子入周府,给周朗家人量体裁衣,准备制作今年的夏衣,除了周朗外出,其余人霍家娘子全都量了一遍,而且最后量衣的人就是周朗的父亲周航;霍家娘子给周航量完夏衣尺寸后,便失踪了,再也没有人见过霍家娘子,看门的家丁也确认没有见过霍家娘子出门;这也是为什么周航会被当做嫌疑人直接带走的原因,这里可没有什么司法无罪推定原则。

整体脉络非常清楚,而且没有任何疑点,霍家娘子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周府给大家量衣的,这一点没有什么可疑之处,可是周航作为周家家主,为什么他会是最后一个量衣的人?按照尊卑长幼,无论如何,周航都不应该是最后一个;如果是周航自己故意为之,那么……,毕竟刚听闻霍家娘子有几分姿色,像周航这种大家族的家主,家常菜吃惯了,想尝尝野菜也不是不可能;按照这个推理的话,那么接下来就是正常流程了,霍家娘子不从,然后被杀;或者是抵抗不过,被辱失身,然后坠池自杀。

可是周朗是自己的朋友,虽不及方云那般过命的交情,但是几日结交下来,也甚是相得,冒然把朋友的父亲假设为杀人凶手,杨陌还真的无法开口。

“大郎,我这里有一个疑问,希望你能如实告知!”杨陌三缄其口,只能说事实,不能说出自己的推测;

“周叔叔明明是周家家主,为什么会被安排到最后量衣?是谁安排的?”

周朗被杨陌的话给问住了,自今日父亲被抓走之后,周朗方寸大乱,根本没有什么思考的心思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救人,如今杨陌的话也让他对这件事也起了怀疑的心思;“我这就去问问!”不等杨陌回话,周朗起身就走,却被杨陌拦住;

“如果是询问府内女眷,你去问便是,如果是询问家中管事或者家丁、侍女,就把他们叫到这里问”杨陌的话,让周朗一时有些惊讶,这明显有些僭越了!而且与杨陌的接触中,周朗很清楚,杨陌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。

“杨公子这是何意?”称呼都变了,周朗明显有些不高兴;

看到周朗有些误会,杨陌赶紧解释道:“大郎莫急,如果我说我略懂一些查案的手段,不知道大郎信不信?而且如果周叔叔是清白的,我大概率能查出来一些线索,信与不信全看大郎的意思,无论大郎做何种决定,都不会影响你我的交情,只看大郎的心意。”

“当真?”周朗真的被杨陌惊到了,一个学医的还懂断案,而且还是自己的朋友,他能不惊喜么,重要的是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。

“这本就是大郎家事,自然是全凭大郎做主;”杨陌道;

“哎!我说的是你当真会断案?小陌陌,你可不能骗我啊!我爹虽不是什么大善人,但是说我爹在女人身上用强这件事,我打死都不信,他要是这种人,我就不会只有两个姨娘了!”凭着自小父亲对自己的教育,周朗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如此急色之人,而且凭周家的财力,就算用些手段,把霍家娘子娶回来都不是什么难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