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4章 委屈的杨陌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看着周朗希冀的眼神,杨陌这时候如果敢说一句‘我就开个玩笑,你怎么还当真了呢’,估计周朗能当场与他拼命;杨陌没忍心再开他的玩笑,点头给了周朗肯定的答案。

周朗得到答案之后,连询问女眷的事都没有让杨陌避嫌,直接拉着杨陌,往后院走去,他要杨陌得到的都是第一手的信息,而不是再经他转述;

周朗的母亲和两位姨娘已经完全六神无主,没了主意;见周朗领着沈晴儿和一个陌生男人进了后院,都顾不到什么外人进内院的避讳,拉着周朗的手一直问如何是好,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父亲救回来。

周朗只好让母亲先安心,说正在想办法,看着周朗耐心得开解母亲,杨陌倒是对这个朋友更加喜欢了,俗话说的好;孝顺的人,无论做什么,都不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。

安抚完了母亲,又开始安抚两位姨娘,甚至就连周朗两位姨娘身边的两个小娃娃,也抱起来挨个给他们擦眼泪,看得出来,周朗在做一个长子该做的事,周航出事了,那么这个家里能拿主意的现在只有他这个长子了;

一番安抚之后,把杨陌介绍给了周母,没有什么寒暄,杨陌直接发问;周母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把周航排到最后一个量衣,听到这件事之后很是惊讶,至于周航的两位小妾,她们没有决定权,也就不用问了。

叫来了丫鬟、管家、家丁,挨个的问,将众人的口供整理了一下,得出了那一天大概的脉络:前天约好了霍家娘子来家中量衣,周航被排在了第一位,但是周航一早就出门处理生意了,而且一直在外应酬,跟着周航的小厮可以作证,因为那一天周航特别的忙,忙到黄昏才赶回家中,小厮也跟着跑了一天,累的够呛,他印象特别的深;而霍家娘子由于铺子距离周府不近,不想改日再跑一趟,所以一直在府中等候,并与家中女眷多有接触,而且霍家娘子也一直都待在内院等候,时至黄昏时还有丫鬟和霍家娘子打过招呼,霍家娘子还说如果周航再晚归的话,她只好明日再来一趟了。

如此看来在周府好像并没有什么线索,所有的事情都自然而然,所有的事情都附和逻辑,但是就是在这种自然而然的环境中,霍家娘子被杀了!如果暂时推定周航不是凶手的话,那么他作为家主,为什么会忙到黄昏才回来?既然能让他亲自去忙的事情,一定不是小事,毕竟周家养了那么多的管事都不是吃干饭的!

又把跟着周航的小厮叫了过来,问清楚周航在前一天,都见了什么人、干了什么事?

小厮歪着头想了半天,说没处理什么事,但是事情出的都很赶巧,上午家主去见了漕运衙门的主事大人,并且在中午宴请了他,因为中午饮了些酒,周航便在周家的铺子里休息了一下,下午周航看了几个自家的铺子,可这都是每个月都会进行的管理,再往后就是闫家的人在生意上挑衅周家的铺子,两家的人差点打起来,闫家的家主都到了,周航只好也到场,毕竟人家的家主可以拍板的事,你这边管事可不敢乱做决定,这种起冲突的事,必须要有家主做一个方向性的决定;周航到场与闫家家主谈判,最终不欢而散!

杨陌没有说话,也没有让小厮离开,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檀木手串,开始在手里盘了起来,他终于不拿豆子了;随着一颗接一颗的珠子在杨陌的手中划过,他的思路也渐渐打开了;

闫家和周家有生意上的竞争,彼此挑衅一下是很正常的事,而周航去处理这件事也很正常,毕竟闫家的家主都到了,王对王嘛!这就好比人家那边派来了孙悟空,你这边把奔波霸派过去,你这是明显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啊!更何况下边的小妖精也打不过孙大圣啊;不对!不对!思路有些偏了,杨陌赶紧把思路又重新放到了当前的案子上。

“每次与闫家起了冲突,闫家家主都会到场么?”杨陌的话在寂静的厅堂里响起,把一群人都吓了一跳;

“不…不知道啊!我只是随着家主跑腿儿而已,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;”看着一群人都盯着自己,明显把小厮吓住了。

“那你整日跟着家主,家主有没有在两家冲突的时候见过闫家家主,总该知道吧!”

“家主今年就没有见过闫家的家主,前天还是第一次见!”

小厮的回答让整个大厅里都有些寂静了,他们也从中听出来有些不平常了,杨陌没有理会大家的震惊,而是继续问道:“闫家和周府的冲突频繁么?”

杨陌问的是周朗,而周朗明显不知道,扭头出去把一个管事的给叫了进来,杨陌没有让周朗立即询问,而是让小厮先下去,并让周朗着人专门看着他;待小厮离场后,才问起与闫家冲突的事;

看起来这个管事的很负责任,因为他把与闫家的冲突如数家珍,连说带骂,闫家的十八辈祖宗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,被问候了个遍!

从这个管事的叙述中,杨陌得知,原来闫家和周家都是做漕运营生的,只不过,周府家大业大,还有别的产业,并非全靠漕运过活,而闫家则全指望漕运生活了,也正是这个原因,闫家对周家的挑衅很是频繁,在漕运上闹矛盾会让官府的人担责任,他不敢,所以就拿周府的其他的铺子开刀!

但是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摩擦罢了,闫家家主还从来没有出现过,前日他突然出现,确实让大家伙有些措手不及,以为闫家要开始和周家大打经济战了呢!

听完这个管事的描述,杨陌又把刚才的小厮叫了进来,问道:“周家主当日的行程都有谁知道?那一天是谁通知的周家主?又是如何找到你们的?”一连三个问题,小厮的表情明显有些慌乱;虽是一闪而逝,但是恰恰让仔细观察他的杨陌逮个正着;

杨陌没有再说话,而是紧紧盯着小厮的一举一动,果然不出所料,小厮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;

行程是周家主自己安排的,具体去哪里有时候他都不知道,当天通知家主的是铺子里的伙计,出事的铺子派了好几个伙计出来找家主;

杨陌没有再问,而是让他下去了,而后在周朗耳边轻轻说道:“派人盯着他,不准他出府。”

周朗明显一愣,但还是下去安排人了,一会儿的功夫,杨陌的每一个问题都直指要害,心思缜密,确实让周朗从心眼里佩服,杨陌果然懂得断案,并不像他说的‘略懂’。

眼见天色已晚,杨陌提出告辞,并且临走的时候,特意交代周朗:“你们周家有人脉,能不能让我看一眼霍家娘子的尸体?一刻钟就足以!”

“明日你在客栈等我就是了,定让你见到霍家娘子的尸体,别的不敢说,我周家在白帝城一百余年了,办这件小事还是没问题的;”周朗回答的斩钉截铁。

杨陌点了点头,自行返回了客栈;

杨陌这几日早出晚归的,已经好几日没有见到师父和大师兄了,因此杨陌回到客栈先去了师父的卧房,结果室内无人,杨陌又去找大师兄,同样的室内无人;杨陌很是纳闷,这都快半夜了,师父和大师兄还不回来,你们要干什么;正当杨陌准备回去的时候,守夜的小二正好碰见准备关门的杨陌,赶紧打了声招呼,小跑着来到了杨陌面前:“公子我都等了您一天了,这是住您隔壁的两位让我交给您的信,我还怕您这几日都不回来呢!恐怕有负所托!”小二很负责任,杨陌赶紧道谢;估计师父肯定是给了赏钱了,不然他不会这么上心;

道了别之后,杨陌掩上门,坐在桌前张灯看信,原来师父和大师兄见杨陌这几日早出晚归,玩的很是开心,便不想让打扰他,两人要随着师父的几位故友去郊游,坐船的那种。一去好几天,没说哪一天回来!

杨陌看了看信,又看了看门外,师父出去玩没带自己,甚至都不当面和我说一声,他是不是忘了什么,杨陌觉得他和师傅应该都忘点了什么!但是具体是忘了什么,杨陌一时又想不起来,今日在周朗家里用脑过度,这会儿有些累了;既然想不起来,杨陌干脆也不想了,直接上床睡觉;

第二日,杨陌早早的起来梳洗已毕,让小二把早膳送到房内,他今天要在客栈等周朗的消息,不用外出;

小二摆好了碟碗,杨陌道了谢,并给了赏钱,坐下刚吃了几口,杨陌突然回过味儿来,我说忘了什么了,师父和大师兄你们没给我留钱啊!杨陌欲哭无泪,这几日的游玩,杨陌带的钱早就见底了!原打算今日要问师父要点钱呢!结果你们都出去玩儿了,你们就不怕把我饿死么?

给沈晴儿的祖母看病,到现在诊金还没给呢,估计人家会等到自己离开的时候一并给,提前给的话,有划清界限之嫌,这是正常的操作;可是我真的没钱了啊!杨陌看了看自己瘪瘪的钱包,委屈的差点流下泪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