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蔫的芹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5章 你说谁是弱鸡?,越人挽歌,打蔫的芹菜,366中文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果然周朗没有说大话,临近中午时分,周朗直接来到客栈找到了杨陌,告知他,事情已经就绪,就在正午时分,这个时候正是县衙里的人午膳、午休的时间,不会有人防备。

杨陌对他说的事有些心不在焉,几次张口欲言,又都憋了回去;看着杨陌这种神情,周朗的心一阵的突突,这是又出变故了么?是不是杨陌又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,对自己的父亲不利;

最后本着早晚都是一刀的心思,周朗开口问道:“小陌陌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!我扛得住的。”

杨陌有点不好意思,可是周朗都问到这了,“你…你能不能,这个嘿嘿…这个…嗯…借我点钱?”杨陌很是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向周朗开口,毕竟周朗的父亲这个时候还在大牢里关着呢,可是不开口,他真的会被饿死的!

“什么?”周朗千思万想都没想到,杨陌会说出这样的要求;

“那个,我师父和大师兄跟人出去玩儿了,结果没给我留钱,我真的揭不开锅了,你要再不来,我可能中午这顿吃完,晚上就要开始饿肚子了;”杨陌说着说着,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,师父!大师兄!你们好过分啊!

噗…噗…,一连串的憋笑声从周朗的嘴里传出来,杨陌顿时怒了:“给句痛快话,借不借吧!把嘴给我闭上,笑个屁啊你!”

“小陌陌。你等等,我这就不笑了,真的,你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就再笑一小会儿就好;”虽然知道现在这个场景很不适合发笑,但是周朗真的忍不住啊!

眼见杨陌骑在他的背上要勒他脖子,周朗这才止住笑声,说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,吓得我瞎想了半天,原来你没钱了,也不早说,真是的!”说着周朗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放在杨陌的手里,忽然想到了什么,又从中抽出来了两三张,说道:“这几张一会儿还要送出去,剩余的都是你的了,不用还!”

“谁说老子不还了?等我师父和大师兄回来,我就还你,不就是一点钱么,嘚瑟个什么劲儿啊!”看不得这种富二代视钱财如粪土的恶心模样,杨陌果断回怼;

“不说这些了,现在正是时候,咱们现在就走。”周朗估摸了一下时间,说回了正事。

直到杨陌和周朗走出客栈,才发现原来周朗的身边已经多了好几位保镖,大多都在通脉巅峰,甚至还有一位天门境的;看来周朗的家族底蕴很深厚啊!

路上没有废话,就是走进白帝城县衙的时候,都跟黑社会接头一样,大家都默不作声,接头的人也是用手势和眼色示意;弄得杨陌好大的不适应,你们都这样了,一个个畏畏缩缩的,谁看见都知道你们要干坏事?

随着县衙领路的人直进殓尸房,看着眼前的这具女尸,杨陌也没有什么不适的,时间紧迫,直接上手,才掀开盖着霍家娘子头部的白布,杨陌觉得就这一眼,这一趟就没白来;检查了手、足、脖颈,问了负责看守敛尸房的衙役,是否有仵作验尸的记录?衙役虽然说了没有,但是仵作当时验尸时记录的内容,他看过;主要内容复述之后,杨陌发现霍家娘子在死前并没有被人侵害;

收获颇丰,杨陌周朗一群人赶紧离去,从来到走没有超过半刻钟,可谓神速;

回到周朗的家中,杨陌给周朗吃了一颗定心丸:凶手另有其人;

杨陌也不嫌脏,脱下鞋袜就跳进了满是淤泥的池子里,开始沿着水池的边缘寻找,周朗不忍朋友一个人受罪,也想跳下来,却被杨陌制止:“你又不知道我在找什么,跳下来干什么,就在上边等着就是了。”

“那你倒是说出来,你在找什么啊!你不说我哪猜得到。”

“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,先找找看看,还有现在闭嘴,下边有点臭,我不想开口说话!”

让周朗闭上嘴,不要打扰自己,开始在池子边沿的墙壁上寻找;因为池子是在内院的,不会像外边自然形成的水塘,池水由深至浅;家中的池子都是先挖好大坑,然后在池底铺一层砖石,而池壁则完全就是石头砌筑的,时间长了,池壁上难免会长一些苔藓,杨陌寻找的很慢,每一处都要看的,而且还要分清楚是不是前两天工人们清理池子时留下的痕迹,杨陌在有嫌疑的地方先插了一个树枝,然后接着找,找了一圈之后,又回到了原来插树枝的地方,仔细的辨认,还抬头看了看池子上边的环境;

上到岸上,清洗完毕,杨陌看着插树枝的地方,在一棵树下,而且旁边还有一丛灌木遮挡,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;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!

“又有什么发现了,赶紧给我说说,你别光在那瞎笑,你这个笑容很阴险啊!”看着杨陌又是点头又是笑的,周朗忍不住发问,这种人最讨厌了,明明都已经发现了问题,也不说和朋友分享一下,更何况自己还是当事人;

“出事那天夜里在家中值夜的护卫没有人离开吧?”杨陌没有回答周朗的问话,反而没头没脑的问了他一句;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无界仙皇

石三

宠物小精灵之超级改版

西红柿的自由落体

走进仙侠世界

小小橡皮泥

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

烟波江南